当前时间: 加入收藏用户登录 注册 养生之道网
阅读文章
背景:

曝光“万利盈拓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与“前海一港通金融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与“慧鑫同创投资发展(深圳)有限公司”非法从

日期:2018-11-05 来源:健康网 责编:养生之道网 字号:【 】    打印 阅读:66

经多方证实“万利盈拓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与“前海一港通金融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两家公司以同一伙人经营,本质为同一家公司。本人谢学勇(电话为13368561518),现本人口述“万利盈拓投资发展(深圳)有限公司”,“前海一港通金融控股(深圳)有限公司”诈骗我司“贵州省石阡县盛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余万元的详细经过:

2017年11月份,我公司由于要开发自家经营的酒店旁边地段的房地产项目,欠缺资金。当时一个姓陈的朋友说他认识一个朋友在深圳是做项目投资的。于是我们把基础项目资料发过去对方,姓陈的朋友说那个投资公司回复这个项目很好,需要我们过去面谈。接着我们就约定好2017年12月13日,我们一行三人来到“前海一港金融控股(深圳)有限公司”,来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姓唐的女士(她自称唐果,实名不 sheshoou.com 为人知),唐果的电话为15728528717 。在他们公司等了几分钟,唐果介绍了他们的副总,名片上叫“王修强”(真实姓名,不得知,当时使用电话为13715191617,此电话目前已经停机),职务是“副总经理”。当时在和王修强简单的聊了下我司的项目概况后,王修强当即表示,这个项目比较符合他们公司的投资标准,符合未来收益的要求,达到投资标准当即愿意跟我们签订一份“投资合作意向书”。双方还各自盖了公章。接着王修强说,让我们回去等消息,他们这边需要过去实地考察一下。

几日后,王修强和唐果两人一行就飞到贵阳,我亲自开车过去接他们过来我的酒店。到了酒店已经是下午5点左右了,然后我这边开始款待他们,开了4瓶茅台,两瓶红酒。印象比较深刻王修强和唐果的酒量都还真不错,一顿饭差不多吃了有8000块。吃完就去唱歌,给王修强和唐果伺候的毕恭毕敬!一晚上的招待,王修强和唐果没有说一句关于项目,关于工作,就天南地北的胡扯,喝酒,唱歌。唱歌差不多花了又有4000块。然后就把他们送到我酒店里休息。可能那天晚上王修强真的喝蛮多的茅台酒,直到第二天中午11点,他才电话叫我去,我一点都不敢怠慢,赶紧过来。我表示先去吃个午饭,然后再去看项目,他说先去看项目吧,饭不要紧。这里表现的还是比较像正经投资人的样子。于是我带他们两人来到项目地,他们两人问了差不多不超过5个问题,并且这些问题上次我们去他公司见面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问过了,唐果拿出手机拍了点照片,说是要回去公司上会的时候需要用到,然后就说下午要早点回去。当时我就想,现在投资人考察就这么简单的么,但是考虑到我的项目土地是确实放在这边,我也就没有多想。到了机场,唐果也没有客气,直接说要差旅费8000,本着不得罪投资人的心态我按照唐果的要求给了8000块现金(实际两人的差旅费最多6000)。

三天后,王修强给我发了一个商务函,主要内容是需要我公司做一个“项目投资价值数据分析报告”,当时王修强说这个报告目的是为了分析项目风险以及收益价值,并且还声称做这样报告的公司他们公司不提供,不参与,为了避嫌。还要求我们不要在深圳以及贵州地区找,要求是只要有“中国招商研究院”颁发的数据分析资质的事务所就可以,只要风险评级到达投资标准就可以马上放款。接下来我们就按照他们的要求开始在网上找有这样资质的数据分析事务所,一搜索还真是一大把,结果找了5家提供给王修强公司审核,审核的结果是“上海恒夏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符合他们的要求。于是我们就开始跟“恒夏企业管理”谈报告费用,经过多次磋商最终确定这一份报告的价格高达21万。经过王修强以及唐果的再三保证,软磨硬泡多日后,我开始动摇。考虑到他们的一再表示,看好我的项目前景,我们打了预付款8万给“上海恒夏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仅仅4天后,上海那边就发过来报告的电子版,按照王修强的要求,电子版出来要先给他公司审核,达到投资标准等级后再付尾款出正式的书,当时我还感觉这个王修强还是挺靠谱,凡事都为我们着想。一天后,王修强电话过来一副高兴的口吻说,评估结果没有问题,符合投资标准,让我速度付尾款出正式的装订报告,寄到他们公司,并且承诺一个礼拜内左右可以下款了。接着,我就给上海的数据分析公司打了13万,两天后我收到了那份价值21万的报告,像书一样的一本,洋洋洒洒的写了有200页,仔细看看里面的内容,全部都是从网上摘录,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有价值分析,我真不知道这样的分析有什么作用,由于王修强的一再承诺做了报告,报告达到投资标准后一定会很快下款,如果达到投资标准他们公司不能下款的话,他们公司会全额退还报告费用。我也暂时打消了顾虑。

我本以为事情真的会像王修强说的那样,一个礼拜后我们能收到他们公司1.3亿的投资。

然后这只是本以为。

本文评论